葫芦兄弟小游戏

國網四川董事長譚洪恩到任后首次接受采訪談了哪些?

2019-01-17 15:54:37 四川在線 作者:梁現瑞  點擊量: 評論 (0)
1月15日,省人大代表、國網四川省電力公司董事長譚洪恩到任四川后,首次接受媒體專訪,回應社會熱點,暢談四川電力發展。

“降電價、少棄水”,在四川,提起電力供應,這是最受關注的兩大焦點。

1月15日,省人大代表、國網四川省電力公司董事長譚洪恩到任四川后,首次接受媒體專訪,回應社會熱點,暢談四川電力發展。

A、 談電價

6年來首虧,全省完成一般工商業電價降價10%目標

記 者:我們剛聽說,國網四川電力去年出現了虧損,是6年來首次,為什么?

譚洪恩:電價降低是一個重要的因素。2018年,全省完成一般工商業電價降價10%目標,絕對值是154億元左右。其中,國網四川電力讓利98億元,政府財政和發電企業讓利56億元。

為實現這個目標,國網四川電力出現了虧損,但結果是“虧了我一家,惠及千萬企”,我們的虧損,換了千萬家企業負擔的降低,讓很多企業輕裝上陣,度過難關。

“拉弗曲線”效應,“組合拳”持續放水養魚

記 者:繼續虧損下去也不是辦法啊。

譚洪恩:困難是暫時的,但我們對未來扭虧依然有信心。

我們堅信,企業負擔降低了,經營狀況就可能得到改善,負荷需求穩步增長,整個社會用電量會放大,電力企業通過薄利多銷,實現扭虧、增強發展后勁是完全可能的。

電價有“準稅收”的特征,稅賦降低,社會活力會被激發,放水養魚,稅收總額反而會增長。這就是“拉弗曲線”的核心。

記者:電力行業的可持續發展與降低社會用電成本是存在矛盾的,如何看待?

譚洪恩:兩個議題中需要找到一個平衡點,但這是需要智慧的。

去年全省電力市場化交易額超700億千瓦時,占全省電力總銷售額的四分之一,創歷史新高

記 者:電價是如何降的?是行政命令“硬降”,還是通過體制機制改革的“軟降”,抑或是兼而有之?

如果僅僅是前者,人們擔心,“硬降”會成為“短降”,一旦形勢好轉,電價又會上漲。

譚洪恩:這是一套“組合拳”,其中既包括行政手段的“硬”的一面,同時又包括體制機制改革。

一個重要的舉措是加大電力市場化交易的力度。2018年,全省電力市場化交易的額度達到712億千瓦時,占全省電力總銷售額的四分之一,創歷史新高。

短期來看,這推動了電價的下降;長期來看,為實現讓市場在資源配置過程中發揮決定性作用,發揮了重要作用。

此外,我們全面開展報裝接電專項治理行動,實施“‘三省’+陽光”辦電服務,讓用電企業省時、省錢、省心。

2018年,在國務院組織的營商環境評價中,四川省“獲得電力”指標在全國排名12位,在營商環境7個評價指標中位列第一。

增強 “降電價”獲得感,需大力清理轉供電“中梗阻”

記 者:電價降這么多,但前期有些企業反映感覺不明顯?背后原因何在?

譚洪恩:重要原因是我們很多地方、園區存在轉供電價,這個“中梗阻”的存在,抵消了降價的力度。

過去半年,在省委省政府的領導下,我們配合清理整頓轉供電價,取得了明顯的成效。

下一步,還要進一步加大清理和檢查力度,確保降電價的成效惠及更多終端客戶。

降電價和差別化電價要并行不悖

記 者:如果無差別的大范圍降低電價,會不會促漲高污染高耗能企業的發展,最終危及環境。

譚洪恩:擔心是必要的。所以,要一方面采取各種措施從總體上降低電價,同時堅定執行差別化電價制度,對于那些高污染企業,按照相關文件,嚴格實行懲罰性電價。

一句話,電價的升降,著眼的是經濟高質量發展,而不僅僅是一時的經濟增速。

B、談棄水

不能過度放大棄水的嚴重程度

記 者:棄水問題是近年社會普遍關注的問題,我們怎么看待這個問題。

譚洪恩:關于棄水問題,我們需要客觀理性地看,不能夸大,也不能縮小。

首先我們要認識到,必要的棄水是一種客觀存在,是由電力生產和電力消費的特性決定的,但社會對此有一些誤解。

有人這樣算賬:四川水電裝機容量8000萬千瓦左右,每天24小時滿負荷發電量,年發電量就是7000億千瓦時左右,而實際的發電量只有3000多億千瓦時,兩者的差是3000多億千瓦時。

很多人就把這個差視作“棄水電量”。問題是不能這樣算。受自然災害、檢修等多種因素影響,加上來水也不能保障,所以電站不可能全年每天24小時發電。

更重要的是,電力商品的特殊性,發、供、用瞬時完成,現實中,是不可能完全實現的,7000億千萬時只是一個理論值。

就像記者,一小時能寫了1000字稿件,但不能保證一年就能寫出800多萬字。

而一些人不了解電力生產和電力消費的原理,放大了棄水的嚴重程度。這是需要澄清的。

棄水較多,徑流式占比較大是主要原因

記 者:問題究竟有多嚴重?

譚洪恩:不容否認,棄水問題確實比較突出。

造成這樣的結果,除了電力商品的特殊性外,根本在于四川水電本身的結構性問題。四川現有水電項目中,有8成屬于徑流式電站,沒有調節性。

形象地說,就是“直腸子”,靠天吃飯,水來了,馬上要發電,下游如何沒有“同步”消納,就必然棄水,導致“豐余枯缺”。

四川地處長江上游,最近幾十年,水電裝機大幅增長,相比之下,電力市場增長沒有同步,加上外送通道不夠,最終導致“窩電”。

概括起來就是“四個不匹配”:水電集中投產和用電需求增長不匹配、外送通道建設和水電投產規模不匹配、水電發電特性和用電負荷特性不匹配、外送需求和省外接納意愿不匹配。

綜合施策八字建議

記 者:怎么徹底解決這個問題?

譚洪恩:一句話,還得綜合施策,總結起來,就是四個詞八個字:

多用——大力發展大數據等綠色高載能企業。加快推進全川再電氣化工作,實施電能替代工作。

送走——加大外送通道的建設,通過特高壓輸電線路,把電力送到全國各地。

控產——適度控制水電發展規模,適度建設一些流域可多年調節的龍頭電站,同時清理取締一批對生態環境有負面影響的小水電。

統籌——呼吁國家層面,出臺全國范圍內消納清潔能源配額制度,加大電力的產輸銷各個環節,以及風光火水各種電力類型的統籌調度力度,減少棄水。

雅中—江西±800千伏直流特高壓輸電工程今年將動工

記 者:幾方面舉措中,最難的是哪一條?

譚洪恩:都很難,但都在積極推進。其中外送通道方面。水電外送電量連續5年超過1000億千瓦時,5年累計超過6300億千瓦時。

2018年,在來水增長33%、水電裝機增長6%的情況下,全網棄水時間同比減少48天、棄水電量減少18.4億千瓦時,下降13.1%。這很不容易。

今年雅中—江西±800千伏直流特高壓輸電工程將動工建設,力爭明年投運,建成后,將很大程度緩解四川棄水壓力。

記 者:下一步,還有沒有一些打算?

譚洪恩:未來,國網四川電力將全力推動水電外送通道發展,加強落地協調,促進川電外送跨區消納;

切實增強受阻斷面電網投資建設力度,加快啟動新一輪農網升級,精心調度釋放水電消納空間,創新交易品種激發市場活力。

同時,要按照省委省政府的統一部署,努力推動“電化四川”行動實施,全力推進水電消納產業示范區政策落地,將政策優勢轉化為發展優勢,加快形成新的負荷需求;

精準扶持重點和綠色載能企業,主動配合做好水電消納產業示范區招商引資,支持不同產業聚集和錯位發展,釋放電力市場紅利,力爭2至3年基本解決棄水,3至5年總體解決存量棄水。

“團結治網”,呼吁建立省級層面的電力建設統籌機構

記 者:我們注意到,您提出一個新的理念,叫“團結治網”,怎么理解?

譚洪恩:多樣性有利于生態中每一個物種的發展。生物如此,經濟亦然。四川從事供電服務的主體在300個左右,其中有央企,有地方,有國營,也有私人,這么多主體共同存在于一個空間,重要的是團結一心,和諧共生。

記 者:怎么才能團結起來?

譚洪恩:在我看來,重要的原則是分工協作,主干網應該統一,而配網可以協助配合。

這需要頂層設計,高位推動。具體來講,我建議在省級層面設立一個專門的“協調機構”,負責統籌電力的生產、輸送、銷售,以及不同電力主體之間的溝通協調。

發電企業、電網企業、用電客戶等各方團結治網,遵循電網統一規劃,主網統一建設管理,共擔安全責任,共享發展成果,推動治蜀興川再上新臺階。

原標題:國網四川省電力公司董事長譚洪恩到任后首次接受媒體專訪,干貨滿滿!

大云網官方微信售電那點事兒

責任編輯:電朵云

免責聲明: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
我要收藏
個贊
?
葫芦兄弟小游戏